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他把我终生囚禁

他把我终生囚禁

佚名 著

完本免费

  他把我终生囚禁免费阅读完之后就会发现这是一部比较虐人的言情小说,故事情节围绕主人公艾齐霖夏逸的爱恨情仇展开,受到了广大小说迷们的喜爱,他的姐姐和妈妈因我哥哥而死,于是,他让我用一生的监禁和孩子性命来偿还...
  第一章 我订不订婚,你都是情妇
  暗夜里,艾齐霖结束了对我的撞击后,抱着我温存了一会儿,像往常一般翻身离开我。
  我知道,他一离开,我们俩就得下周才能在床上见面,我拉住了要离开的他。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有拉他、不让他离开的举动,黯淡光线中,我看到他的背影晃动了一下,旋即,他反握住我的手。
  我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也沉默着,卧房里的气氛静谧又暧昧。
  其实,光线很暗,我们都不能很清楚地看到对方的神情。我只察觉到,他把我的手举到唇角,吻了一会儿。

150万字更新:2018/02/05

在线阅读

  他把我终生囚禁免费阅读完之后就会发现这是一部比较虐人的言情小说,故事情节围绕主人公艾齐霖夏逸的爱恨情仇展开,受到了广大小说迷们的喜爱,他的姐姐和妈妈因我哥哥而死,于是,他让我用一生的监禁和孩子性命来偿还...

他把我终生囚禁

他把我终生囚禁免费阅读

  第一章 我订不订婚,你都是情妇

  暗夜里,艾齐霖结束了对我的撞击后,抱着我温存了一会儿,像往常一般翻身离开我。

  我知道,他一离开,我们俩就得下周才能在床上见面,我拉住了要离开的他。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有拉他、不让他离开的举动,黯淡光线中,我看到他的背影晃动了一下,旋即,他反握住我的手。

  我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也沉默着,卧房里的气氛静谧又暧昧。

  其实,光线很暗,我们都不能很清楚地看到对方的神情。我只察觉到,他把我的手举到唇角,吻了一会儿。

  我的声音虚弱到发颤,哀求道:“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们结束这种畸形的情感关系好不好?”

  艾齐霖大约是没想到我在温馨暧昧的环境下,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倏地甩开了我的手,冷声回道:“想都别想!”

  我也拼了力气起身,拉住他的胳膊,防止他又要甩手离去,抿唇质问道:“为什么?赵施然回来了,大家都在传,你和赵施然就快要订婚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艾齐霖没甩开我,语气里都是怒意:“我订婚和咱们的关系有影响吗?你的身份只是情妇,我定不订婚,你都是情妇。我单身,你是我的情妇,我结婚了,你还是我的情妇!”

  他说着狠狠地揪住我的头发,冷笑了一声:“是不是我最近对你太好了,你都忘记你是什么身份了!老老实实地跟着我,别他妈的想那些不该想的!”

  ……

  这是两个月前,我最后清醒着和艾齐霖在一起的记忆。

  北方的初春,停了暖气供应的晚上,还是有些寒冷难耐,再加上又是我每周的固定失眠日星期五。本来就感冒着,此刻又冷又失眠让我的状态很差。

  而我,一遍又一遍地回响着艾齐霖说得那些话,头和心都痛得麻木了。

  从大学起,六年了,每周的星期六,都是我的情妇日。

  不管身在何处,我都要谨记一条:在周六的早晨,我要把自己送到郊外御风别墅园的3号别墅内,给艾齐霖当一晚的情妇、任他随心摆布。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觉得我算是艾齐霖的情妇。

  毕竟,是他先追的我,我也当过他七天的女朋友。

  艾齐霖并非是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猥琐土豪,他才三十岁,身高一米八六,长了一副欺骗女人的好皮囊。在外人看来,他就是禁欲系的青年才俊。

  艾齐霖,厦城龙头企业杰运集团的二太子,法国留学归来,在杰运集团担任副总裁。

  并且,艾齐霖只比我大六岁,没有结婚,也一直没有对外公开的女朋友,只和几个当红女明星传过绯闻。

  至于,他有没有其他床伴,他没说过,我也没问过。只是在财经新闻里面偶尔提到过,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叫赵施然,是我所在公司的大小姐,也是副总经理。

  但是,两个人没有正式订过婚。

  不过,从第二次和艾齐霖有那种关系时,他经验丰富上可以猜得出来,他应该有过很多次经验。

  浑浑噩噩、胡思乱想地熬到凌晨五点半,再躺下去,我也是睡不着,索性就起床,把自己送往御风别墅,给艾齐霖当周六晚上的情妇。

  第二章 只有性没有爱

  临出门前,我往包里放了两包速溶咖啡和一片安眠药。

  最近两个月,艾齐霖和赵施然频频公然约会,我不时能在新闻上看到他们俩一起牵手而行、或者亲密接吻的照片。

  为了内心少受些屈辱折磨,每次和艾齐霖在床上时,我都希望自己是昏睡状态。

  于是,如果艾齐霖想白天就侮辱我,我就在洗澡时偷偷吃半片安眠药。

  昏睡以后,随他怎么折腾我,我的身体不会给他反应。等第二天醒来后,那种情妇的屈辱感就会少一些。

  安眠药不太好买,我必须要省着点用,就又想了另外一个办法。

  如果,艾齐霖白天有事不回别墅,我就喝两包速溶咖啡提神,尽量在白天的时候不睡觉,等他晚上回来,我也就困得睁不开眼了。

  其实,艾齐霖的别墅里有进口咖啡机和上好的咖啡豆。

  但是,他不允许我吃喝别墅里的东西。

  从第一次我去别墅时,他就做了规定,我不能吃别墅的东西、不能喝别墅里干净的水。

  为此,还专门找了一个人监视我。

  如果实在渴得受不了,我也只能喝浴室水龙头里没有经过过滤的地下水。

  六年了,这些最初不能忍受的屈辱和虐待,我也都习以为常了。如果哪一天,艾齐霖突然允准我在别墅吃东西、喝纯净水,我反而会惊恐万分。

  因为我和艾齐霖之间只有性没有爱,所以我在艾齐霖跟前也越来越不修边幅。

  随意地洗把脸,踏着月光、星光和路灯光,我就出门了。

  我在小区大门口的早点铺子里吃了两个大包子和两个茶叶蛋,又喝了一碗稀饭。

  早点店里的刘大妈跟我很熟了,和开我玩笑:“逸然,你每次周六吃一顿,能管两天。是不是两天都当宅女不准备出门了?”

  我嘴里还咀嚼着茶叶蛋,只能抿嘴对刘大妈笑着点点头。

  吃一顿,可不是得管两天吗?

  艾齐霖给我规定的:到达别墅的时间是周六上午九点,离开别墅的时间,是周日下午四点。

  只要是艾齐霖周末有时间去别墅,我每次从别墅回来,都恨不得骨头散架死掉,回来后根本没有要吃东西的心情。

  到别墅的路程有两个小时,有一段的上坡路,司机开得有些费劲,车子像是耗费了巨大的能量。我也觉得,每次来这个别墅,我都耗费很大的能量。

  来得时候,倒还好说,我是直接从市区打车过来的。每次回去的时候,我要走上三四公里,有时候甚至是六七公里、走到夜里,才能拦到车。

  艾齐霖有很多处房产,他之所以选择让我去御风别墅园,就是因为御风别墅园在郊外的郊外,十分难打车。

  我每去一趟御风别墅园,不是脱一层皮,就是走废了脚,好几天脚都疼的没法正常走路。

  按照艾齐霖的规定,我每次要先去2号别墅,然后,从2号别墅的后花园再偷偷摸摸地围着3号别墅绕一圈,从3号别墅的后门进去。

  其实,两个别墅都是艾齐霖的。

  只是,他常住的是3号别墅。

  我知道,他这样做,就是为了羞辱我,让我时刻记得自己是见不得光的,是偷偷摸摸的情妇。

  八点四十五的时候,我站在了别墅主楼的侧门前。

  第三章 一堆被人肆意侵犯的烂肉

  距离九点钟,还有十五分钟,我懒得去敲门。

  艾齐霖对于数字很较真,不到九点钟,就算我敲门,也不会有人来给我开门的。

  一旦到了九点钟,张嫂就会打开门,张嫂看不到我,再报告给艾齐霖,我就死定了。

  大三的那一年,有一次舍友小菲过生日,我喝得微醉,见到小菲和她的男朋友在大街上光明正大的牵手、拥抱。

  秋天的夜晚,昏黄的路灯下,小菲被男友宽大的衣服包裹着而行,身边有男友的女孩都依偎在男友的怀里。

  而我,不知道还要在艾齐霖为我制造的黑黢深渊中挣扎多久,才能挣扎出艾齐霖的手心,才能摆脱当一堆被人肆意侵犯的烂肉生活。

  那时候年轻气盛,我一赌气,没跟艾齐霖请假,就直接没来。

  结果,九点零五分,我就收到了艾齐霖发的邮件,主题是一句话:十一点半,我看不到你在别墅,这些照片就会当做举报信投到你妈妈和哥哥的单位。

  附件是一张照片,是他对着洗出来的照片拍得照。虽然他很“好心”地帮我打了马赛克,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什么样的照片。

  那是第一次我被他灌醉强要时,我醉酒睡着后他拍的照片。

  因为是我睡着时拍的,他把我摆弄了很多姿态配合他,暧昧的火爆程度实在是即辣眼睛,又令人咂舌。

  他拍的很有技术性,张张都能看到我的脸,却只能看到他的某些部位、看不到他的脸。 61rR

  当初,他就是用那些照片要挟我,如果我不顺从他,他就会把那些照片送到妈妈和哥哥所上班的政府部门。

  妈妈是津城的教育局副局长,哥哥当初刚进财政局工作不久。

  一旦那些照片被送到妈妈和哥哥工作的政府部门,不仅我名誉扫地,妈妈和哥哥也会名誉扫地。

  尤其是哥哥,估计政治生涯都要受我影响,从此被中断,无法再升官了。

  那是我第一次因为不请假就不来而惹怒了艾齐霖,也是最后一次,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对他耍小性子、擅自做主不来这里。

  此时,坐在冰冷的石阶上,阵阵寒意侵入我的肌肤,我命令自己不能再去想以前的事,那些事情都和艾齐霖有关,想起以前的事,就想起来艾齐霖了。

  市区没有这么冷,我只穿了一件T恤和毛衣开衫,一路上,出租车司机都开着暖风,我身上也一直热乎乎的。

  大概是刚刚离开暖风,有些不适应。

  忽地一冷一热,我觉得很难受,掏出纸巾,不停地擦鼻涕,心里盼望着一定要把感冒传染给艾齐霖那个衣冠禽兽。

  九点钟一到,张嫂准时打开了门。

  我站起来走进别墅内,擦鼻涕擦得鼻子疼疼的,嘴巴冻得也有些僵硬,说话都不怎么能说利索:“张嫂,先生在家吗?”

  张嫂点点头,“在呢,先生今天好像不出去。”

  张嫂神色如常,我脸色瞬间变成了死灰色,像是被判了死刑。

  第四章 我跟一个充气娃娃差不多

  张嫂例行公事地要检查我跨的小包,我心里冷笑连连,就这么个小包,能藏什么吃的、喝的。

  张嫂虽然看到了那两包速溶咖啡,但她不会想到我会用花洒里的水泡咖啡喝,也一直没问过我带它们干吗。

  安眠药,我是用纸巾包着的,张嫂两个月前问过我一次,是什么药,我说是避孕药。以后,她也没再问过我。

  等张嫂把我的包检查好,递给我的时候,大约她也是不好意思,便有话没话地问我:“夏小姐,您这两个月来,是休息不足吗?每次来,黑眼圈都这么重,眼睛里还有红血丝。”

  我摇头笑笑:“换了新工作,想好好表现。怕周日回去来不及把工作做完,周五晚上就熬夜做完了。”

  张嫂善解人意地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说些什么。

  我也很感谢张嫂,毕竟,我跟艾齐霖之间的那些恩怨纠缠,并不是可以放在明面上讨论的。

  按艾齐霖的规矩,只要艾齐霖在家,我就得先到书房去跟艾齐霖报道。

  去二楼时,我没有乘电梯,而是选择了走楼梯。反正我已经到别墅内了,拖延一两分钟,艾齐霖也不能算我错、找我茬。

  站在书房门口时,我敲了两下门,迟了半分钟,里面才传出清冷的声音:“进!”

  进到书房,绕过两排书架,我出现在艾齐霖的视线中,但距离他还有一米多的距离。

  艾齐霖正在看笔记本,双手灵活地在上面敲打着什么,我也只看了一眼,便又低下头,不再看他,冷着声音说了句:“我来了。”

  其实,艾齐霖长得很英俊,星眉剑目,鼻梁高挺,整个面部线条很硬朗,却也透着一股子狠戾无情的劲儿。

  每次他冷幽幽地撩起眼皮,似笑非笑地看我时,额头都会有一些浅浅的抬头纹,不但不显老,反而散发出成熟的魅力。

  这是,在最一开始,我当他女朋友时,对他的仔细观察。

  后来,我对他只有憎恨和厌恶,便再也没有正眼看过他。

  估计,他也没正眼看过我,毕竟,我们每周的相处时间,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关了灯在床上度过的。

  等了约莫一分钟,艾齐霖都没有像往常一样对我说:“滚吧!”

  我鼻子有些难受,打了个喷嚏,顺势撩起眼皮瞅了他一眼,他正摸着下巴、眼神幽冷地在打量我。

  我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我现在对于艾齐霖,当真是破罐破摔了,连他看我,我都毫无察觉。

  我知道,在艾齐霖眼里,我跟一个充气娃娃差不多。

  将来,即使艾齐霖厌倦我,要赶我走了。和艾齐霖畸形地共处这么多年,他带给我的阴影也会一直笼罩着我。

  我拖着被艾齐霖玩腻的身体,怎么还能恬不知耻地再嫁给其他男人。我现在给自己的定义,充其量不过是一具不敢自杀的行尸走肉。

  因为艾齐霖警告过我,我要是敢自杀,他照样会把那些照片寄到我妈妈和哥哥的工作单位。

  我低着头,神情麻木地想着这些琐碎事,等着艾齐霖驱逐我出书房。

  估计艾齐霖也盯我脑袋上稀稀疏疏的头发盯烦了,语气不耐地说了一声:“滚!

  第五章 也就是个情妇

  很好,看了这么多年,我这副不修边幅的鬼样子,他终于透出来厌烦了。

  这一次和我说话,连“吧”都省了,看来,我离让他厌倦也不晚了。

  我很听话地“滚”出了艾齐霖的书房,回到卧房当一个等着被宰的羔羊。

  卧房里,本该是电视墙壁的那一面,艾齐霖找人弄成了反转墙,灵活的墙壁有两面,一面是正常的壁纸,一面贴满了艾齐霖用来要挟我的照片。

  每次,我要过来的时候,艾齐霖就会把墙壁反转过来,让我时不时地能看到那些照片,也是为了提醒我要听话。

  我坐在床尾的位置,盯看着墙壁上的照片,看得时间长了,再看到这些照片,我已经不会脸红气愤。

  只是,我一直都不敢问艾齐霖,这照片,是他自己洗出来的,还是找照相馆洗出来的。

  其实不用问,我也隐约能猜到,艾齐霖当初学的专业是和金融有关的,怎么会洗照片,这些照片肯定是他找别人洗的。

  一想到洗这些照片时,洗照片的人或许会露出什么猥琐的表情,我本来不在意这些的心,又有些痛了。

  再看一眼照片和房间的摆设,竟然有物是人非的感觉。

  艾齐霖是一个习惯性很强的人,房间里的摆设六年都没变过了。

  只是时间一长,物品上附着一些破旧感,艾齐霖就会找人把物品按原样换成新物品。

  照片上那一年,我十八岁,今年,我已经24岁、快要25岁了。

  可是,我的心理年龄,却像是七老八十般,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我身边,唯一知道我和艾齐霖关系的好闺蜜小菲,常常劝我要想开些,这样下去,我早晚会得抑郁症的。

  可是,我没办法,没办法热爱生活,没办法开开心心地活着。

  这么多年的畸形生活,让我很怕和人接触,生怕被人发现我每周六在承受着些什么,怕别人鄙视我或者同情我。

  呆坐了半个小时后,我实在是困倦到不行。

  可我不敢睡,我但凡白天一睡觉,等晚上艾齐霖撩拨我的时候,我就会醒,可我越来越不想醒着和他做那种事。

  我确定艾齐霖不会大白天的禽兽我,就脑袋昏昏沉沉地到了浴室。

  张嫂每次都会帮我准备一次性杯子当洗漱的漱口杯,我把咖啡粉倒在漱口杯里,然后打开花洒,调成热水,用牙刷搅动了一下,就这样把两包速溶咖啡喝了下去。

  喝完咖啡后,我一如往常,窝在沙发上发呆、玩手机。

  那张床,但凡能不睡不坐,我就不睡不坐。

  六年了,那张床,记录了我和艾齐霖之间所有的肮脏和不堪。

  等到晚上十点,我洗好澡,躺上床之前,按照艾齐霖的规矩,把身上衣物全部脱掉。

  被调教了这么多年,这些动作,我做得都很习惯了,可每次脱衣服躺下去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很贱。

  古代电视剧里被太监裹了棉被送到皇帝寝宫的妃子,人家好歹还有名分,最不过也是个答应分位。可我贱兮兮地这么主动,也就是个情妇。

  十二点的时候,艾齐霖都已经进来卧房了,却又接一通电话出去了。这一出去,直到我昏沉沉地睡过去,才察觉到被人从后背抱住了。

  我已经困倦到不行,任凭他再如何撩拨我,我虽然浑身会有微微颤栗,奈何困倦袭人,我一点反应都没给他。

  艾齐霖忍了我两个月,大约是再也忍不下去我这副要死不活、任凭他睡、任凭他自己投入激情的样子,直接从我身上起身,半坐起来,揪住我的脖子把我软绵绵的身体揪起来,抬手就给了我两耳光。

  “啪、啪”,狠狠的两巴掌,在静谧的卧房里很是响亮。

  第六章 恨意从哪里而来

  艾齐霖喜欢健身,偶尔会练泰拳。

  这两巴掌打得我惊悚不已、头蒙眼花,却立即清醒了过来。

  最初的时候,我不是很听他话,他也打过我,只是记忆中从没有打过这么狠。

  他打完第一巴掌,我连惊带疼,眼泪立即就出来了。

  卧房里关着灯,我即使坐起来,和他面对面,也不能清楚地看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周身都泛着冷气、怒气。

  他抬起手,打开阅读灯,看了我一眼,我的脸不知道肿没肿,只是一阵连着一阵尖锐的疼,眼睛里也冒着金星,头晕眼花到了极致。

  我们俩都缓和了半分钟,艾齐霖的眼神在接触到我的脸颊时略过一丝惊诧,大抵是很厌烦我,又立即撇过脸去,冷呵了一声:“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我他妈的睡的是个充气娃娃。”

  脸上火辣辣的疼还在,不管是出于维护仅存的尊严,还是不敢和艾齐霖抗衡,我执拗着脾气,不去捂脸,反而扭过头,背着他,把眼泪擦掉,死命地咬着嘴唇,不吭声、也不允许自己再哭。

  可是,艾齐霖显然是还处于盛怒中,捏住我的下巴逼我看他,又继续冷哼着:“你他妈的连个充气娃娃都不如,充气娃娃还有其他功能,你他妈就是具尸体!我艾齐霖花了那么多钱,是睡尸体的吗!”

  我无力地勾了勾唇角,脑袋昏昏沉沉,有气无力地嘲讽着回答道:“你要是觉得睡我还不如睡充气娃娃,那你放过我,我给你买最新款、最高级的充气娃娃!”

  我的话刚说完,艾齐霖气到直接握住我的脖子,握得我快要窒息了。

  他又冷又怒的话语像是冰刀砸在我脑袋顶上:“我连一线女明星都玩得起,需要你送我充气娃娃?你记住,别他妈的想我放过你,你夏逸然就算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你要是敢不经我同意就死,我照样会让你哥哥和妈妈身败名裂!”

  艾齐霖阴森森地说完这些话,就抬手把灯关了。

  他在黑夜中把我扑倒,一把把床上的蚕丝被扯掉扔在地上。我和他都暴露在黑夜里的空气中,除了和他相贴的肌肤是热的,其余地方都泛起了深深的冷意,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他抱着我,开始从脖子那里细细地吻我、摩挲我。

  最开始,我的身体没有任何反应,尚能正常思考。

  艾齐霖发狠的话萦绕在我耳畔,让我耳畔轰隆作响。

  我能明显感觉出来,艾齐霖刚刚跟我说那些狠话时,看向我的眼睛里有一层很复杂的情感,我分不清是恨还是痛苦。

  六年了,我一直都弄不懂艾齐霖对我的恨意从哪里而来。

  大一的时候,他突兀地出现在我的世界中,追求我、然后把我灌醉强要了我的第一次。

  黑夜里,艾齐霖宛如一只浑身滚烫的雄狮,紧紧贴合着我、摩挲着我、撩拨着我,我的思绪也越来越乱、没法正常思考,呼吸渐渐配合着他的情欲急促起来。

  虽然,我极力不想承认,可还是不得不承认。艾齐霖在调情这方面很有手段,即使,我很从心底里憎恨他、厌恶他,只要我睡得不沉,就会被他撩拨得情欲浓浓

  第七章 逃不出黑黢黢的深渊

  为了压抑住喉咙里要散发出来的声音,我双手的指甲陷在艾齐霖的后背上,艾齐霖似乎在疼痛中变得更加兴奋,抓着我的腰,占据我身体的动作变得又快又猛,恨不得把我撞散架、揉烂在他的身体里。

  最后关头,他撕磨着我的耳鬓,嗓音里暗涌着低吼,重复了两遍:“你人是我的,命也是我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不管拥有你,让我多痛、多煎熬,我都不会放过你。你只能是我艾齐霖的,就算是死,也是我艾齐霖的!”

  他说完,像是恨,又像是无限蜿蜒的情意力量,又狠又快地撞了我最后几下。

  随着他嗓音浓浓的低吼,我喉咙里的声音也破溢出来。

  我抱着他,浑身战栗久久,点燃了他的又一次亢奋。他休息片刻,把我翻过来,换了个姿势,吻着我,又继续和我缱绻缠绵在一起。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只觉得在黑夜里像是落尽一个无底深渊里,我怎么努力挣扎都逃不出黑黢黢的深渊。

  而我被艾齐霖控制着,被他带入暗黑细软的云巅,让我浑身发颤;随着他的结束,我的理智恢复,又慢慢地在屈辱里跌落下来,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反复着。

  直到张嫂拉开窗帘,窗外的阳光照射在我的眼皮上,我才清醒过来,看一眼落地钟上的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二点钟。

  张嫂临出门前怜悯地看我一眼,可是张嫂的怜悯却让我仅有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我扯过半遮在自己身体上的蚕丝被,把自己完全遮掩住。

  旋即,在被子下面,我自嘲地苦笑一下,在这栋别墅里,我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我起床想要去洗澡的时候,浑身酸软,加上来之前吃的东西都消化完了,此刻饿得前胸贴后背,胃疼得泛着恶心。

  我觉得自己很虚弱,也浑身发烫得难受。像是身上到处的毛孔都在冒火,肌肤烫得惊人,我知道自己是发烧了。

  我扶着墙壁走到浴室里,对着水龙头喝了几口凉水,干燥的口舌有所缓解,胃部的疼和恶心却丝毫得不到缓解。

  考虑到一会儿还要再走下山,我怕洗澡浪费气力,就任由自己身体脏兮兮地穿上了衣服。

  在沙发上躺着休息时,我的眼睛也不时看向落地钟,等到三点四十,便捂着胃、扶着墙,脚步发软地出了卧房和别墅楼。

  我知道2号别墅大铁门密码锁上的密码,也有后花园小门的钥匙,但是,不知道主楼和副楼的门锁密码。

  对于这里而言,我就是一个过客,匆匆的肮脏过客,我也很庆幸自己只是个过客。

  从出卧房的那一刻,我每走一步,都是头重脚轻的,眼前的路也一直在晃悠。

  出了御风别墅园,是一条山坡的下坡路,我胃痛加发烧,脚步更加不稳。

  踉跄着往下走的时候,迎面模糊的视线里有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开上来,为了给跑车让路,我往旁边走得急了,牵扯到又疼又恶心的胃,晕乎乎的脑袋更晕了,就蹲下来,闭着眼睛休息了片刻。

  可是车子没有离开,在我旁边停了下来。

  第八章 死我都不会放过你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停下来,只是蹲着缓和自己,我还没站起来,车窗降下来,一道冷冽的声音传了出来,似一把寒刀悬在我脑袋上方的空气中:“上车!”

  我听出来是艾齐霖的声音,本来难受的站不起来,却一鼓作气站了起来,不理会他的命令,朝着坡下走去。

  我还没走几步,就被急切下车的艾齐霖猛地拉扯了一下,我头晕目眩站立不稳,跌在他怀里。

  艾齐霖俊朗的面容怒得眉骨都跳动着:“夏逸然,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有病!你跟我倔什么倔!你这样子能走到主道上打车吗!别想着死,死我都不会放过你!”

  自从我不再是他女朋友之后,他很少叫我名字,叫我名字的次数,五根手指都数得过来。

  即使在别墅外见过几次面,我俩也都是互相冷漠着装不认识,我更没有在别墅外和他有过这种肢体接触。

  在别墅外被他一触碰,我更加觉得很恶心,浑身滚烫的肌肤都泛起恶心。

  他握着我的手腕,大约也是察觉到我发烧的程度,冷冽的眼神缓和了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竟然在他神情里看到了一丝心疼。也只是一瞬间而

  已,就消失不见,我自嘲是我头晕眼花了。

  我身体很虚弱,艾齐霖又抱我抱得很紧,我挣扎不开,就只能冷笑着:“是你说的,只要出了那个别墅门,你我就是陌生人!怎么?你准备先破了规矩?那以后就别怪我不守你给我设的规章要求!”

  艾齐霖大约是想不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也看到了我眼里对他深深的厌恶和冷意。

  怔了半分钟后,他骤然松开我,咬了咬牙齿,本来就清瘦的面容隐约凸显出来腮帮子,狠狠的吐了一句话:“夏逸然,你真是养不熟的狗!”

  被艾齐霖松开后,我竭力稳住身体,面对他的咒骂没气力生气,也没力气还嘴。

  我脚步踉跄着下山坡,可是,我的身体却有些不争气,感冒着、没吃东西,又被艾齐霖折腾了一夜,强撑着自己走了两三米,我就昏倒了。

  昏倒后,我整个人都仿若再次跌进了黑黢黢不见底的深渊。意识模糊中我像是被人抱了起来,又听到有人打电话的声音,是给张嫂打的。

  可我听不清、也看不见,就这样很难受地意识模糊着。

  后来,一阵颠簸,像是被人抱着在疾跑、上台阶,颠簸得我想吐,好不容易稳下来,又听到艾齐霖吼了一句:“你别碰她,我给她换衣服!”

  但是,这一切都是纷乱嘈杂的,是梦又不是梦,等我不再难受以后,就彻底没了意识。

  迷迷糊糊地再次醒来后,我已经是在医院里,病床旁边坐着张嫂。

  张嫂见我醒来,对我嘘寒问暖了几句,就拿出手机打了电话:“先生,夏小姐已经醒了。”

  我输完液的整条胳膊虽然放在被子下面,整条胳膊都是凉凉的,那股凉意渗透到心里,让我对于张嫂给艾齐霖打电话的举动,心里一点波澜都翻不起来,也并不关心电话那端的艾齐霖说了什么。

  只听得张嫂回了一句:“好,我知道了,您放心。”

  等中午我出院的时候,才隐约猜到艾齐霖那端说了什么。

  未完!待续……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下载客户端阅读更方便,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下载客户端阅读更方便,IOS用户>>点击阅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