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张得水杏儿

张得水杏儿

半熟的荷包蛋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名为张得水杏儿小说的名字是《乡村守灵人》,这是一本好看的不得了的现代灵异小说,乡村守灵人半熟的荷包蛋是此书的作者。因为家里实在是穷的揭不开锅了,所以张得水在成年之后便被送去了当守灵人,而这一条道路,注定让他与常人不一样。
  我知道,爹这是心疼我,从小到大我都长的瘦不拉叽,外面风一大,我就得赶紧找大树抱。
  如今,他是不放心我嘞!
  其实,爹的想法更跟我不谋而合,说心里话,我还巴不得能去外面赚钱呢。
  村儿里跟我年龄相仿的小伙子,很多都去县城打工,有的当木匠、有的干瓦匠、有的当力工……日子都过的不错,旱涝灾害对他们来说,也没啥太大影响。
  哪儿像我们家,就得看老天的脸色吃饭。一旦老天爷不给好脸儿,我们全家就饿傻眯了。
  不过……就我这小体格,能干个啥呢?
  我爹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指了指西山头方向,轻声说:"得水儿,你看……去跟你刘叔学守灵怎么样?"听我爹这么一说,我顿时愣了愣,一个深刻的模样,在脑子里浮现出来。
  我爹说的这个刘叔,是个怪人,他常年住在西山腰上,也不种地,谋生的手段,就是替人守灵。
  刘叔的体格,跟我有的一拼,同样是瘦骨伶仃,看着就像是一根松木杆子,在撑着件衣服。
  我从没看见刘叔笑过,他的八字眉低垂下来,怎么看都是一张阴森的哭丧脸。
  我有些迟疑,问道:"刘叔--能让我跟他抢饭碗?"

119.8万字更新:2019/05/15

在线阅读

  主角名为张得水杏儿小说的名字是《乡村守灵人》,这是一本好看的不得了的现代灵异小说,乡村守灵人半熟的荷包蛋是此书的作者。因为家里实在是穷的揭不开锅了,所以张得水在成年之后便被送去了当守灵人,而这一条道路,注定让他与常人不一样。

免费阅读

  《丧葬管理条例》正式在全国推行之前,很多地方都在施行土葬。

  在我老家北方的某个县城,土葬更为流行。按照老家习俗,人死后要停棺七天。

  白天是主家守灵,尽儿女孝心、答谢往来宾客、悼念死者亡灵……到了晚上,有些人家就要请上我们,替主家守满七天孝灵。

  不要以为只要胆子大,就能胜任守灵人,这里面说道多得很。

  比如--单从守灵日子来说,便有"一离"、"三游"、"五思"、"七归"的说法。

  离是离魂,指身死当天,魂魄离开活体。

  游是游魂,第三天起,死者阴魂便飘飘荡荡,将一辈子曾经去过的地方,重新游走一遍。

  思是思虑,到了第五天,据说阴魂就开始考虑是否踏上奈何桥、步入往生轮回。

  归是归魂,有的地方把归魂夜叫做头七,说的是一个意思,都是指死后第七天,阴魂会回家探望亲人,而后阴阳两隔、再难相见。

  如果是给正常逝去的死者守灵还好,若是遇到冤死的亡者,那务必格外小心。

  尤其在"一离"、"七归"这两个日子,自酉时开始,至卯时结束,一个时辰一道程序,丝毫马虎不得。

  所谓"守得离归酉和卯,割得一七阳与阴",说的就是这里面的门道。

  故事,要从我十八岁那年说起,那一年,我正式拜入师门,成了一名守--灵--人!

  我叫张得水,家住横道河子,距离县城有五十多里路。

  虽然偏远,可这里的住户不少,大概有两百多户。头两年,天公不作美,一年大旱再接着一年大涝,庄稼地的收成所剩无几。

  靠着挖野菜、吃榆木钱儿啥的,倒也能过活,可日子就太苦了些。

  我下面还有一个十二岁的弟弟和一个八岁的妹妹,他俩惦记着往年的白面馍馍、粉条子什么的,所以吃糠咽菜时,就吱哇乱叫,瞅着就像两头活驴,天天过活的可闹心了。

  瞅瞅我爹吧,额头上的皱纹,让他俩叫唤的越来越深。

  这天刚给我过完十八岁生日,我爹把我喊到了小屋,跟我商量说:"得水儿啊,从今儿个起,你也是个大人了。要不,爹给你找份营生,你去赚点钱,贴补家用?"说完这些,我那老实巴交半辈子了的老爹,两手手指不停交错,有些不安的盯着我。

  我知道,爹这是心疼我,从小到大我都长的瘦不拉叽,外面风一大,我就得赶紧找大树抱。

  如今,他是不放心我嘞!

  其实,爹的想法更跟我不谋而合,说心里话,我还巴不得能去外面赚钱呢。

  村儿里跟我年龄相仿的小伙子,很多都去县城打工,有的当木匠、有的干瓦匠、有的当力工……日子都过的不错,旱涝灾害对他们来说,也没啥太大影响。

  哪儿像我们家,就得看老天的脸色吃饭。一旦老天爷不给好脸儿,我们全家就饿傻眯了。

  不过……就我这小体格,能干个啥呢?

  我爹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指了指西山头方向,轻声说:"得水儿,你看……去跟你刘叔学守灵怎么样?"听我爹这么一说,我顿时愣了愣,一个深刻的模样,在脑子里浮现出来。

  我爹说的这个刘叔,是个怪人,他常年住在西山腰上,也不种地,谋生的手段,就是替人守灵。

  刘叔的体格,跟我有的一拼,同样是瘦骨伶仃,看着就像是一根松木杆子,在撑着件衣服。

  我从没看见刘叔笑过,他的八字眉低垂下来,怎么看都是一张阴森的哭丧脸。

  我有些迟疑,问道:"刘叔--能让我跟他抢饭碗?"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