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轮回路:诡墓异事

轮回路:诡墓异事

北冥鬼叔 著

完本免费

  由网络作家大神北冥鬼叔所写的原创作品《轮回路:诡墓异事》是一本很好看的灵异小说,文章的主人公是孟凯,小说的情节扣人心弦,文笔利落简洁,场景刻画细致真实,全书主要讲述二十五年前,孟凯大伯带领勘测队进入野人要塞。随后,村里发生了一系列的诡异事件,不久后,大伯回来,怀里却揣着一颗人头,而勘测队也不见踪迹。 二十五年后,他也走上了大伯的老路,同其他人一起去探险那个曾经埋葬了好多人生命的地方,那里有婴儿般的尸参,有古怪的石雕,还有人殉坑……
  不过没多久山里就传来打仗的声音,又是枪声又是炸弹的声音,屯子里鸡飞狗跳,县里游击队的人紧跟着也进了屯子,上山后不久就有人传出来消息,说小日本已经投降了,那野人要塞在日本鬼子投降后用炸药炸毁了入口,内部设施浇上汽油全都焚烧了。
  一听说是找野人要塞,就连屯儿里经验最丰富的鄂伦春族猎人老满头都开始摇头,这个季节,外面的气温在零下二三十度,又冰又冷,那野人要塞就在大兴安岭的深处,这时节山上不时刮白毛风,东北的白毛风比下冰雹子还吓人,狂风带着冰雪劈头盖脸的吹,一盆开水倒出去还没落地就结成了冰渣子。而且那野人要塞自从日本鬼子关东军投降之后,几十年没人上去了,谁也找不到路啊。
  说来也奇怪,那野人要塞,自从日本鬼子投降之后,从没有人找到过,蘑菇屯儿的人都知道山上野人沟有一座日军要塞,可是谁都说不出这要塞什么样。年岁大的老人说道野人沟的时候,只能想起野人沟当中的白骨,一堆堆的人骨头,老人们都说那是野人的骨头,大兴安岭的野人是吃人的,比人熊还恐怖,屯子里的猎人平日都绕着野人沟走。

45万字更新:2019/05/15

在线阅读

  由网络作家大神北冥鬼叔所写的原创作品《轮回路:诡墓异事》是一本很好看的灵异小说,文章的主人公是孟凯,小说的情节扣人心弦,文笔利落简洁,场景刻画细致真实,全书主要讲述二十五年前,孟凯大伯带领勘测队进入野人要塞。随后,村里发生了一系列的诡异事件,不久后,大伯回来,怀里却揣着一颗人头,而勘测队也不见踪迹。 二十五年后,他也走上了大伯的老路,同其他人一起去探险那个曾经埋葬了好多人生命的地方,那里有婴儿般的尸参,有古怪的石雕,还有人殉坑……

免费阅读

  二十五年后,我在北京潘家园我九叔开的古董店打工。

  故事中的孟铁柱,就是我的大伯,他后来活了下来,至于那支神秘的勘测队,从此消失了踪迹。

  有人说那只勘测队在山里被野人吃了,因为我大伯孟铁柱带回来一颗硕大的毛茸茸的野人脑袋。也有人说那支勘测队成功的找到了野人要塞,然后回去了。还有人说那野人要塞当中还有日本人的残匪,他们和日本鬼子打仗了,总而言之众说纷纭,各种版本层出不穷。

  最离谱的版本是说那支勘测队找到了传说中的大清国在长白山的宝藏,但是被宝藏里的机关给困死在里面,只有我大伯出来了。

  这个版本被蘑菇屯儿的父老乡亲传的有声有色,甚至于有现实的“证据”,因为改革开放后,我九叔孟红军就是倒卖古董文物发的家,一步步做大了生意,很快他就成了蘑菇屯首富,没几年九叔的生意就做遍了东三省,现在已经将店面都开到了潘家园儿。

  因为太多人对这个传说深信不疑,以至于我也曾怀疑过,但是我问过九叔孟红军之后,才知道了原因。

  九叔之所以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将古董生意做的这么大,是因为当年他读书的时候救了一个落水的男人,那个男人家里很有钱,而且很有背景,在那个人的资助下,九叔的生意很快就火了起来。

  九叔管那个人叫“解爷”,也算是我们古董店的大股东,九叔充其量只是个跑腿的,拿点分红罢了。

  我曾经见过“解爷”,是一个白白净净很和气的三十岁出头的男人,文质彬彬的,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见了谁都笑眯眯的,说话很温柔,为人处事如沐春风。

  解爷对我们孟家的人都很照顾。他时常会问我大伯孟铁柱的情况,尤其关心那次勘测队有关的事情。

  解爷问的多了,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大伯他们这个勘测队的故事,是不是真事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只能对着解爷尴尬的笑一笑。

  可是1987年,大兴安岭发生山火,蘑菇屯儿外面的大山再次发出轰隆隆地巨大响声,从山上喷射出十几米高的火焰柱子,不时有以前关东军用的铁饭盒水壶头盔之类的东西从天上落在屯子里,大火熄灭之后,屯子里的人上山去捡洋落,捡回来好多被烧融的铁疙瘩。

  我当时刚刚初中毕业,亲眼见证了这个盛况,蝗虫一般遮天蔽日的铁疙瘩从空中像是流星雨一样坠落,全是日军侵华时期遗留下的东西,甚至还有手臂粗的炮弹。

  大伯孟铁柱那天站在院子门口看着山上野人沟的方向默默流泪,一个几十岁的大老爷们儿,哭的稀里哗啦,嘴里不停的说:“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

  我从那时候隐约知道了,也许大伯说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

  可每当有人问到那次勘测队的事情,大伯孟铁柱就会翻了脸吼人,不管对方是谁。

  但他自己偶尔喝了酒,就喜欢说一些残碎的片段,讲一讲黑瞎子兄弟的好,还有那支古怪的勘测队。

  无论别人怎么套话,大伯孟铁柱只说一句:“那是真的啊,那是真的啊……”

  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是真的,因为每当他说到这句话,都会泪流满面,自己一口喝干一大碗苞米高粱酒,然后往炕上一倒,呼噜呼噜睡觉。

  然后伯妈会默默的给他盖上厚实的棉被,伯妈黄敏说,经历过生死的人,眼里都有伤,以后你们谁也别在当家的面前提那件事。

  所以解爷问我,其实我也只能说个大概,将我从蘑菇屯儿那些嘴碎的父老乡亲那里听来的故事添油加醋的说一遍,每当听到大伯倒在门口,怀中抱着一颗毛绒绒的野人头颅的时候,解爷就会嘴角一咧,勾起一丝诡异的微笑。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