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凤主天下:逍遥假面妃

凤主天下:逍遥假面妃

暖白 著

完本免费

  苏影夜非白小说哪里看?作家暖白带大家走进作品《凤主天下:逍遥假面妃》。本书的框架完整清楚,故事具体丰富,文笔利落成熟,小说主要讲述她,面上是人人唾弃鄙夷的花痴草包,实则“吟姝”商号连锁开遍全国,美名传扬天下。 他,面上是嗜血成性克妻暴毙的鬼王,实则刺客联盟掌握他手,势力滔天,让人闻风丧胆。 一道圣旨,她被赐婚于他,而他却对一位面具姑娘情根深种,一再抗旨不尊,且派人追杀于她。 大婚当日,她打包逃跑,他才蓦然发现,他心之所属的那位面具姑娘,竟然就是她?
  众所周知,“吟姝”商号崛起的势头无人能挡,短短六年时间,便从一个小小的绣坊变成如今首屈一指的大商号,分店铺更是开遍整个东陵国境内。然而却没人知道“吟姝”商号的幕后首脑究竟是谁。除了最核心的几个人,几乎没人见过大东家的真实容貌。
  苏影纤细葱白的手指一页页翻着账簿,她看的很快,面上不动声色,眼皮也不抬一下。
  她的身侧,一位年约五十许的老妪恭敬站立着,神色恭谨而谦卑。若是让外人看到这一幕,绝对又会大大震惊。因为这赵管事总管着整个“吟姝”商号,平日里极少露面,就连府尹大人见了她都会客客气气,如今她却对着一位少女恭谨至此。不多时,苏影将账册丢到桌上,随意靠向椅背,微微拧眉,神色淡淡的:“这个月各处的营业额都有所下降?”若是穿越人士看到,必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苏影手中那账簿,赫然便是二十一世纪人们所熟知的复式记账法。
  赵管事眼底浮现一抹忧虑:“如小姐所料,我们的成衣样式刚推出去,便不断有人模仿,近日更是出了一个‘蝶舞’的商号,如咱们一样,也是做的女款成衣生意,他们似乎来头不小,用低廉的价格抢去不少客源。”苏影单手支额,很快,冰色琉璃的眼眸透出智慧的光芒,云淡风轻道:“跟风么?那就让她们跟在咱们后面追好了。价格战?我们做的是高端生意,别人愿意将自己家的牌子做的廉价,咱们也管不着。”赵管事原本忧心忡忡,不过见大东家淡定

174万字更新:2019/05/15

在线阅读

  苏影夜非白小说哪里看?作家暖白带大家走进作品《凤主天下:逍遥假面妃》。本书的框架完整清楚,故事具体丰富,文笔利落成熟,小说主要讲述她,面上是人人唾弃鄙夷的花痴草包,实则“吟姝”商号连锁开遍全国,美名传扬天下。 他,面上是嗜血成性克妻暴毙的鬼王,实则刺客联盟掌握他手,势力滔天,让人闻风丧胆。 一道圣旨,她被赐婚于他,而他却对一位面具姑娘情根深种,一再抗旨不尊,且派人追杀于她。 大婚当日,她打包逃跑,他才蓦然发现,他心之所属的那位面具姑娘,竟然就是她?

免费阅读

  苏影淡淡地伫立,眼底如冰霜凝聚,迸出一抹刺骨寒冰,忽的,她勾扬起红唇,淡淡地给赵管事留下一句话,这才带着绿痕转身离去。

  苏影放慢脚步,缓缓地从侧门而出,进了马车。

  马车没有象牙玛瑙等饰物,看起来简单朴素,寻常极了,只有懂行的人才清楚,这辆马车加了竹篾减震,还有一些机关设计,价值难以估量。

  马车缓缓朝苏府而去,车内的苏影却陷入沉思。

  自从听到那位苏三小姐的声音后,苏影的情绪就有些凝重,那些被刻意掩埋的记忆如开闸的水倾泻而出,怎么都止不住。

  记忆中,每晚睡前美妇人那温柔地能拧出水来的慈爱;樱花树下秋千架,回荡着欢快笑声。

  忽然有一天,美妇人倒在樱花树下,口中咳血,双眸紧闭,没多久就溘然长逝,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而且很快,她的尸体便被火化,化成一阵青烟……小女孩哭的晕厥过去却没人理会。

  她在现代做着特工的危险职业,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不幸身亡,再醒来,小女孩就变成了她。

  苏影闭上眼,脑海中就浮现美妇人那张鲜血淋漓的脸。心口莫名的开始发疼揪痛。

  或许,这就是血缘的羁绊吧,即便换了灵魂,这具身体还是一如既往地记挂着她的母亲。

  忽然——

  “吁——”车夫紧张地拉紧绳子,马匹高高扬起前腿,不甘不愿地停住。

  苏影的回忆被打断,她微微拧眉。

  “怎么回事?”绿痕看到苏影面色不愉,掀起帘子朝外看去。

  “小姐,这里有一位昏迷不醒的男人!”车夫忠伯感觉自己很冤枉,明明马车没有撞到对方,可对方却脚下踉跄直接晕厥过去了。

  苏影顺着掀开的车帘朝外看去,看到地上那男人的背影。

  男子身着一袭玄色衣袍,腰系一条祖母绿为扣的玉带,背影修长,身材完美的恰到好处,此刻的他虽然昏迷不醒,却隐隐透出傲然绝世的锋芒,有一种生人勿进的凛冽杀气。

  苏影走到他正面细细打量。

  他脸上带着一张诡异的鬼脸面具,黑白分明的面具将他的半张脸遮住,轮廓五官隐约可见,让人有一种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的感觉。

  难以想象那是怎样的极致美。

  忽然,苏影细长的柳眉微蹙。因为以她与身俱来的警惕,她能够清晰地听到由远而近骏马奔跑的声音。

  “将他扶上马车,快!”苏影的声音带了一丝急迫。

  在绿痕和忠伯的帮助下,三人终于将那奄奄一息的男人安置到马车内。

  “绿痕,你和忠伯坐车头去。”苏影想也不想便吩咐。

  “小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会不会不太合适?绿痕欲言又止。

  “事急从权,不用顾虑那么多了。”苏影吩咐忠伯:“立刻走,别耽搁时间了。”

  马蹄声越发近了,救人迫在眉睫。此刻如果被抓到,那她就是窝藏罪犯,罪加一等。虽然,这都只是猜测,但苏影对自己的猜测有八分把握。

  忠伯狠抽皮鞭,骏马奔驰的飞快。

  车里很稳,没有一丝颠簸,苏影坐在一旁的软垫上,单手支着下颚,食指一下一下敲着面颊,美眸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男子。

  他的脸隐在光影流转的面具下,看的不甚清楚。

  那双眼虽然紧闭,但依然给人一种刺骨的冷寒,宛若黑夜中的鹰,散发着俯视天下的强势。

  唯一暴露在面具下的,是那张弧形完美抿成一线的薄唇,显得邪魅冷酷,倨傲尊贵。

  实在好奇隐藏在面具下的那张脸会是如何的绝色。

  然而,她的手刚解下面具,却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力道猛然袭至!

  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用力钳住她白皙手腕,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让苏影差点闷哼出声,她生气地去掰他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适得其反的是,这个男人的手如铁箍般越收越紧。

  忽然,这原本应该陷入昏迷的男人却一把将她猛的拉到怀里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