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幻想 → 妖孽邪皇求翻牌

妖孽邪皇求翻牌

来乐 著

完本免费

  妖孽邪皇求翻牌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幻想小说,该小说的主角是钟离晔夏子奚,是由作者来乐倾情创作,又名《邪皇照样做妻奴》。拥有了原主记忆的夏子奚,此时才留意到自己与眼前的人身上穿的竟然都是古装!这,难道,是穿越了?!
  “老爷,我知道您心疼奚儿,舍不得奚儿,可是老爷,人死不能复生,那天大家都看见了,奚儿下水后,连扑腾一下都没有,就沉了下去,前日春雨水涨,大家都说是百花神收了奚儿,这对奚儿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归宿啊,老爷呜呜呜老爷,我们就让奚儿入土为安吧”苏容儿眼泪不要钱似的掉,这演技一看就和那些五毛钱的侍女不是一个档次的。
  此时,千代霖正站在大门口,丝毫没有让那副棺材抬进家门的意思,布满血丝的双眼,及那一夜间白了不少的青丝,无不流露出真挚的悲痛。
  隐在人群中的夏子奚不禁微微动容,根据原主的记忆,在这个家中,唯一真正对她好的,就只有这亲生父亲了,只可惜,他终日沉醉医学,忙于医学院的事务,并未过多时间留在家中,家里的事大大小小都是那苏容儿在包办,也难怪,诶,现如今,这悲痛里,多少也带了些自责吧。

84万字更新:2019/07/11

在线阅读

  妖孽邪皇求翻牌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幻想小说,该小说的主角是钟离晔夏子奚,是由作者来乐倾情创作,又名《邪皇照样做妻奴》。拥有了原主记忆的夏子奚,此时才留意到自己与眼前的人身上穿的竟然都是古装!这,难道,是穿越了?!

免费阅读

  “老爷,我知道您心疼奚儿,舍不得奚儿,可是老爷,人死不能复生,那天大家都看见了,奚儿下水后,连扑腾一下都没有,就沉了下去,前日春雨水涨,大家都说是百花神收了奚儿,这对奚儿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归宿啊,老爷呜呜呜老爷,我们就让奚儿入土为安吧”苏容儿眼泪不要钱似的掉,这演技一看就和那些五毛钱的侍女不是一个档次的。

  此时,千代霖正站在大门口,丝毫没有让那副棺材抬进家门的意思,布满血丝的双眼,及那一夜间白了不少的青丝,无不流露出真挚的悲痛。

  隐在人群中的夏子奚不禁微微动容,根据原主的记忆,在这个家中,唯一真正对她好的,就只有这亲生父亲了,只可惜,他终日沉醉医学,忙于医学院的事务,并未过多时间留在家中,家里的事大大小小都是那苏容儿在包办,也难怪,诶,现如今,这悲痛里,多少也带了些自责吧。

  不过,虽然有些动容,在夏子奚的眼中,千代霖就是自己的长期饭票啊,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衣食父母啊,因此,夏子奚不禁觉得眼前这个一脸严肃的大叔亲切不少。

  感觉到人群中传来一道灼热的目光,千代霖转头往夏子奚的方向望去。

  “奚儿,奚儿!奚儿你回来了!”千代霖一个瞬移,来到夏子奚身前,将她紧紧抱住,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糊了夏子奚一肩膀。

  这难道就是他们所谓的灵力?好厉害!竟然这么快!这速度,都抵得上地铁了!

  夏子奚还在出神,眼角瞥到了地上那嘴里能塞下个鸡蛋的苏容儿,撇了撇嘴。

  “呜呜呜,爹,奚儿,奚儿好怕。哇,呜呜呜,母亲不要奚儿,要让奚儿去百花神那里,呜呜···”

  夏子奚在千代霖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这一哭,千代霖的心更疼了,他怒目直视着还跪在一旁,此刻早已惊得没了哭声的苏容儿。

  而此时的苏容儿看着眼前这个完好的千代子奚,脸上布满了不可置信的惊恐。

  “不可能,这不可能!”明明已经吩咐了苏家暗卫在水里解决了她,怎么可能,一个傻子怎么可能活得下来!那暗卫回报,也是确认解决了,不可能,这不可能!!苏容儿隐在袖中的双手,不甘心地越握越紧!

  “奚儿乖,不怕不怕,爹爹在,走我们回去,回去让雪嬷嬷给你煮甜汤吃好不好。”说完,千代霖正牵起夏子奚的手,准备回府中。

  此时,夏子奚却挣脱了他的手一把跑向一旁还在还在发愣的苏容儿身前,将她华丽丽扑倒了····

  猝不及防的被扑倒,苏容儿的重重坐到了地上,屁股着地的那一瞬间传来剧烈的疼痛,苏容儿看着将全身重量压在自己身上的夏子奚,握紧了拳头隐忍怒意,换上一副惊喜与疼惜的表情。

  “奚儿,奚儿,真的是我的奚儿回来了!为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苏容儿的眼泪又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一边还紧紧抱住了夏子奚。

  人群中此时不少人已经被苏容儿这真情流露的一幕感动得酸了鼻子,只有夏子奚知道,抱着自己的那双手,此刻有多用力,那嵌入自己背部的指甲,有多锋利!

  “母亲大人,呜呜呜,奚儿好怕怕,妹妹说母亲不要奚儿了,让奚儿跟百花神走,呜呜呜,可是,可是百花神也不要奚儿了,人家好怕怕,呜呜呜!”夏子奚顺势将满脸的鼻涕揩在了苏容儿的衣襟上。

  听到这句话,苏容儿浑身僵硬了起来,不行,不能让她继续说!

  苏容儿本想站起来,将夏子奚拖进府中,不曾想,腿上竟没有一点力气!怎么回事!自己竟然站不起来了!苏容儿此刻也来不及的细想。

  “娘亲,奚儿好怕!奚儿追不到花灯!奚儿在水里被拉住了!奚儿好怕!妹妹不会打奚儿?奚儿没追到花灯呜呜呜”

  听到这些话,人群中炸开了锅,而一旁的千代霖则面色铁青地看向脸上毫无血色的千代子柔。

  “听这意思?难道是二小姐哄骗这傻子跳水的?”

  “我看不可能,你看苏夫人那般识大体,端庄贤惠,二小姐怎么会做这种事,不可能”

  “我看未必,傻子是不会说谎的,没准还真是”

  “啧啧啧,真是看不出来啊,那二小姐平日里也是平易近人得很呢!看那傻子那样似乎很怕二小姐,没准平日里没少被欺负,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听到人群中这些议论,苏容儿的脸上的血色迅速消退了,惨白得很。

  隐忍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个机会名正言顺的将这个傻子处理掉,她怎么还能回来!?苏容儿越想越不甘心。

  不行!不能让自己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一切有丝毫的瑕疵!千代霖从来没有爱过自己,如果现在连苦心经营的形象都毁了,那自己就彻底没有机会了!不能让舆论这样发展下去!思及此,她也看向了一旁的千代子柔。

  事到如今,只有让柔儿受点委屈了····

  “柔儿,你给我过来!”苏容儿怒声喝来一旁手足无措的千代子柔。

  千代子柔此时在众人的议论中,脑子一片空白,只觉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自己才是千代家最出色的少辈,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丑陋的傻子在这里承受这些平民的议论?!千代子柔越想越不甘心,看向夏子奚的目光就越是阴狠。

  此时听到母亲的呼唤,仿佛听到了解救之声般,充满希望地走向了苏容儿,对,母亲是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的,不然也不会让自己哄骗那个傻子下水,母亲定然会维护自己的!千代子柔眼带希望地朝自己母亲跑去。

  岂料,子柔刚来到苏容儿身边就被一个巴掌拍了下去,这一巴掌打得不重,却因出其不意,让子柔重重跌在了地上,她捂着脸,双眼不可置信的浸满了泪花,惊恐而又委屈的看向苏容儿。

  “娘,呜呜,你为什么打我,不是你说···”

  千代霖听到这里,皱起了眉头,用探究的眼神看向了苏容儿,难道自己这些年真的太放纵她们了?

  “住口!那天娘亲不过跟你玩笑,提起了那百花神的故事,你怎么可如此作弄你姐姐!我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的!你姐姐天生如此,你凡事都要照顾她!让着她!你真是,真是太让为娘失望了!”苏容儿说到此处,怒目瞪着千代子柔,仿佛真的极其伤心。

  不得不说,在笼络人心引导舆论这方面,苏容儿真是一把好手,三言两语,一场阴谋陷害就变成孩童间相互捉弄的打闹。

  然而盛怒与震惊让千代子柔此时完全无法仔细思考苏容儿的用心良苦。

  这是千代子柔从小到大第一次被自己的母亲这么怒目直视,她还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站在那个傻子那边,那明明是自己的亲身母亲,到底为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傻子,自己就是千代家的嫡小姐,如果不是这个傻子,自己还是那个那个人人称道的天才小姐!凭什么,凭什么!一个废材傻子处处压自己一头!

  千代子柔越想越不甘心,她握紧了自己小拳头,恨恨地瞪着此时正在苏容儿怀里低声抽泣的夏子奚,眼中的恨意毫不掩饰的流露了出来。

  本来已经被苏夫人三言两语掉转了的舆论风向,此时被千代子柔那狠厉的目光惊得摇摇欲坠···

  看着这一幕,千代霖的心中已经深深种下了怀疑的种子,夏子奚要的就是这颗种子落地生根,至于开花结果吗?慢慢来。

  反正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有的是时间,她们对原主十几年来的“疼爱”,自己也得慢慢还才行,现在就当收点利息了,夏子奚想到这里,又重重压了压身下娇软的身躯。

  看着这戏剧般变化的一幕,围观的群众中方才平静下去的讨论声,立刻又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都给我散开!”千代霖突然一声吼喝,现场的围观群众立马四下散开,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那般迅速,他走向此时仍然在哭泣着的三人,一把牵起千代子奚走进了府中。

  苏容儿看着千代霖和千代子奚的背影,眼中的不甘毫无掩饰的流露出来。

  凭什么?!就因为是她的孩子吗?这么多年了!我的努力在你心里什么都不是吗?!呵呵,竟然你这么看重她的孩子,那我就让这个傻子也消失好了,和她一样,永永远远的消失!

  如果此时有人回头看一眼,就会发现那个端庄贤惠的千代主母此刻已经完全换了一副面孔。

  被千代霖牵进府中的夏子奚,此时有些懵逼,原主的父亲这么拽?这就是强者的威严?话说不管怎么说,也该拉拉自己的夫人嘛,怎么就单单拉了自己?难道这原主的父亲并不像表面那么疼爱自己的现任夫人,而独独偏爱自己这个傻子?

  不过,这种感觉还真是,,,爽!千代子奚一想到在府门口,风中凌乱的苏氏母女,就忍不住心中暗爽,差点笑出声来!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